当年那个抛弃我的女人,却成了英雄(03)

求职攻略 阅读(1334)

  03

  “师父师父,昨天有没有发生点什么呀?”我刚上班,实习生小洁就冲进我办公室,小心翼翼的反锁上门,一脸神秘兮兮的问。

  “什么?”

  “哎呀,你就别装糊涂了,我昨天可是都看到了,咱们医院的第一男神林主任送你回家,难道你们……”

  “胡说八道些什么呀,林主任只是顺路捎我一程。”我不悦的打断她。

  “师父,你就别否认了,咱们科室谁不知道你们俩啊,不过我也觉得奇怪,林主任这么好的人,怎么看上冷冰冰的你啊,虽说长得还可以,可一点也不会穿衣打扮,一年四季都穿着长裤长褂,别说裙子,我连短袖都没见你穿过……”

  “郭晓洁,你这么八卦,看来是闲的,应该让小姑姑给你多安排几场相亲。”我一脸不耐烦的打断她喋喋不休的评论。

  “新新姐,我错了,你千万别和我妈说啊,你不知道她那是什么眼光,安排的相亲对象都是什么水平啊,那颜值,要是有我们林主任八成,不,一半,我就知足了。”

  “小洁,你要记住,我和林主任之间只是上下级关系,如果说真有什么牵扯的话,也只是比我大两届的学长而已,你明白吗?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没有什么可是,以后不要乱说——昨天那名伤者的情况怎样了?”

  她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我说的是谁:“你说的3床杜爱花呀,还在昏迷呢,她呀,烧伤太严重了,生命体征都很低,而且她还有严重的贫血和营养不良,身体透支的厉害……”

  小洁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,可是我却没有听清她的话,脑海中,一直回荡着“杜爱花”三个字,每一个字都如同一个重锤,狠狠击打我的头,我一阵眩晕,背后和双臂像被撕掉一般,火辣辣、紧绷绷的疼痛。

  我咬紧嘴唇,不让痛苦溢出,脑海中一遍遍的默念“只是名字相同而已……”

  重症监护室的门被重重的关上,护士走了出去,我看着躺在病床上,全身裹的像木乃伊,插满管子的人,静静的发呆:真的是你吗?

  可是她的脸烧伤严重,又过去了将近二十年,我实在无法从这张模糊的脸上找出记忆中的样子,只是恍惚中,她的身形和记忆中的另一道身影重合了起来。

  瘦小的我艰难的躺在病床上,全身疼痛,尤其是后背双臂,好像被扒了皮的动物一样,疼痛难忍。

  旁边的床上,躺着的是父亲,他已经被烧的血肉模糊。

  大火中,我们躲在窗外的防护栏中,他缩成一个拱形,紧紧的将我护在怀中,承受了整场火灾的肆虐。

  在推进手术室前,他费力的睁开已经模糊的眼,对着我的方向努力的露出一个看不出笑容的笑脸,张了张嘴,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。

  这张狰狞恐怖的笑脸,是他留给我的最后记忆。

  泪眼模糊中,画面晃动,我眼前依然是一张被烈火焚烧过后的面容,只是一直处于昏迷中,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醒来。

  例行检查完后我匆匆离开,重症监护室外,围拢着一群人,有孩子家长、学校老师、闻讯而来的陌生人,还有各个媒体的记者,唯独没有家属。

  我急急的躲过这些人的围堵,心中叹口气,脑海中又想起了小洁所说的关于病人的情况。

  几天前,一所小区幼儿园突然着火,火势很大,没人敢进去,一个班的四五个孩子被困在火海中,而消防车还来不及赶过来。

  正好这时候,这位名叫杜爱花的阿姨经过,奋不顾身的冲进火海中,瘦弱的身子一手抱着一个孩子冲了出来,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,放下孩子又冲了进去。

  她在猛烈的大火中,往返三次,救下了五个孩子,自己却被严重烧伤,被大火烧过的地面上,留下了她一行紧密的血脚印。

  人们不知道她是谁,只从她救人前匆匆丢下的包里看到了她的身份证,知道了“杜爱花”这个名字,这个和那个我寻找了将近二十年的女人相同的、让我又爱又恨的名字。

  “李医生,你来一下。”在公共场合,林琛一直称呼我“李医生”,正如我一直称他“林主任”一样。

  我有些犹豫,那天晚上之后,我一直刻意躲避着他,而他,作为科室主任,想忙,总是许多事能做。

  “林主任,有事吗?”我最终还是踏进了他的办公室,尽量用平淡的语气。

  “知道你不爱看新闻,肯定没看到这些,这个,或许对你有帮助。”他将手机递给我。

  我疑惑的低头去看,他的手机正停在一个新闻页面上,页面正中是一张陈旧的存折的照片,在一排模糊的数字中,50237.56在第一排突兀的出现在我眼前。

  我猛吸一口气,抬头看了一眼林琛,他对我点点头,我慢慢坐下,迫不及待的看起来。

  新闻介绍的是最近大热的因为救人被烧伤的杜爱花的情况,记者不知从哪里找出来她的一张存折,存折上记录着数量不等的钱寄往不同的户头,从二十年前的第一笔,到上个月的最后一笔,时间跨度很大,数额不等,大家都不明白这些钱的去向。

  而在存折的第一页,第一笔寄出的钱就是我所熟悉的那个数字“50237.56”。

  我再往下翻,往后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有一笔不同的钱被寄出,那些账户对别人来说,完全不知缘由,对我来说,却是如此熟悉,因为除了第一笔外,其余的这些账户、这些钱,我也曾经寄出过。

  而这每一笔钱,对于当年正躺在病床上经受痛苦的我来说,都是雪中送炭。

  那年一场大火,让我失去了最爱的父亲,也烧毁了我们所有的财产,在我最无助的时候,是无数热心人先后发动起两次捐款,为我凑够了做手术的费用,将我从死亡边缘拉回来,让我看到了人间大爱,但同时,也经历了最痛彻心扉的背叛。

  当时,我请人将每一笔捐钱都清清楚楚的记录下来,心中发誓,等我有能力时,就将这些钱一笔笔的还回去。

  这每一个账户、每一笔捐款,都在我脑海中记得清清楚楚,如今,再在这里看到,怎能不令我震惊呢。

  96

  玉令yl

 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

  0.2

  2019.08.13 06:35

  字数 2103

  03

  “师父师父,昨天有没有发生点什么呀?”我刚上班,实习生小洁就冲进我办公室,小心翼翼的反锁上门,一脸神秘兮兮的问。

  “什么?”

  “哎呀,你就别装糊涂了,我昨天可是都看到了,咱们医院的第一男神林主任送你回家,难道你们……”

  “胡说八道些什么呀,林主任只是顺路捎我一程。”我不悦的打断她。

  “师父,你就别否认了,咱们科室谁不知道你们俩啊,不过我也觉得奇怪,林主任这么好的人,怎么看上冷冰冰的你啊,虽说长得还可以,可一点也不会穿衣打扮,一年四季都穿着长裤长褂,别说裙子,我连短袖都没见你穿过……”

  “郭晓洁,你这么八卦,看来是闲的,应该让小姑姑给你多安排几场相亲。”我一脸不耐烦的打断她喋喋不休的评论。

  “新新姐,我错了,你千万别和我妈说啊,你不知道她那是什么眼光,安排的相亲对象都是什么水平啊,那颜值,要是有我们林主任八成,不,一半,我就知足了。”

  “小洁,你要记住,我和林主任之间只是上下级关系,如果说真有什么牵扯的话,也只是比我大两届的学长而已,你明白吗?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没有什么可是,以后不要乱说——昨天那名伤者的情况怎样了?”

  她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我说的是谁:“你说的3床杜爱花呀,还在昏迷呢,她呀,烧伤太严重了,生命体征都很低,而且她还有严重的贫血和营养不良,身体透支的厉害……”

  小洁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,可是我却没有听清她的话,脑海中,一直回荡着“杜爱花”三个字,每一个字都如同一个重锤,狠狠击打我的头,我一阵眩晕,背后和双臂像被撕掉一般,火辣辣、紧绷绷的疼痛。

  我咬紧嘴唇,不让痛苦溢出,脑海中一遍遍的默念“只是名字相同而已……”

  重症监护室的门被重重的关上,护士走了出去,我看着躺在病床上,全身裹的像木乃伊,插满管子的人,静静的发呆:真的是你吗?

  可是她的脸烧伤严重,又过去了将近二十年,我实在无法从这张模糊的脸上找出记忆中的样子,只是恍惚中,她的身形和记忆中的另一道身影重合了起来。

  瘦小的我艰难的躺在病床上,全身疼痛,尤其是后背双臂,好像被扒了皮的动物一样,疼痛难忍。

  旁边的床上,躺着的是父亲,他已经被烧的血肉模糊。

  大火中,我们躲在窗外的防护栏中,他缩成一个拱形,紧紧的将我护在怀中,承受了整场火灾的肆虐。

  在推进手术室前,他费力的睁开已经模糊的眼,对着我的方向努力的露出一个看不出笑容的笑脸,张了张嘴,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。

  这张狰狞恐怖的笑脸,是他留给我的最后记忆。

  泪眼模糊中,画面晃动,我眼前依然是一张被烈火焚烧过后的面容,只是一直处于昏迷中,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醒来。

  例行检查完后我匆匆离开,重症监护室外,围拢着一群人,有孩子家长、学校老师、闻讯而来的陌生人,还有各个媒体的记者,唯独没有家属。

  我急急的躲过这些人的围堵,心中叹口气,脑海中又想起了小洁所说的关于病人的情况。

  几天前,一所小区幼儿园突然着火,火势很大,没人敢进去,一个班的四五个孩子被困在火海中,而消防车还来不及赶过来。

  正好这时候,这位名叫杜爱花的阿姨经过,奋不顾身的冲进火海中,瘦弱的身子一手抱着一个孩子冲了出来,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,放下孩子又冲了进去。

  她在猛烈的大火中,往返三次,救下了五个孩子,自己却被严重烧伤,被大火烧过的地面上,留下了她一行紧密的血脚印。

  人们不知道她是谁,只从她救人前匆匆丢下的包里看到了她的身份证,知道了“杜爱花”这个名字,这个和那个我寻找了将近二十年的女人相同的、让我又爱又恨的名字。

  “李医生,你来一下。”在公共场合,林琛一直称呼我“李医生”,正如我一直称他“林主任”一样。

  我有些犹豫,那天晚上之后,我一直刻意躲避着他,而他,作为科室主任,想忙,总是许多事能做。

  “林主任,有事吗?”我最终还是踏进了他的办公室,尽量用平淡的语气。

  “知道你不爱看新闻,肯定没看到这些,这个,或许对你有帮助。”他将手机递给我。

  我疑惑的低头去看,他的手机正停在一个新闻页面上,页面正中是一张陈旧的存折的照片,在一排模糊的数字中,50237.56在第一排突兀的出现在我眼前。

  我猛吸一口气,抬头看了一眼林琛,他对我点点头,我慢慢坐下,迫不及待的看起来。

  新闻介绍的是最近大热的因为救人被烧伤的杜爱花的情况,记者不知从哪里找出来她的一张存折,存折上记录着数量不等的钱寄往不同的户头,从二十年前的第一笔,到上个月的最后一笔,时间跨度很大,数额不等,大家都不明白这些钱的去向。

  而在存折的第一页,第一笔寄出的钱就是我所熟悉的那个数字“50237.56”。

  我再往下翻,往后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有一笔不同的钱被寄出,那些账户对别人来说,完全不知缘由,对我来说,却是如此熟悉,因为除了第一笔外,其余的这些账户、这些钱,我也曾经寄出过。

  而这每一笔钱,对于当年正躺在病床上经受痛苦的我来说,都是雪中送炭。

  那年一场大火,让我失去了最爱的父亲,也烧毁了我们所有的财产,在我最无助的时候,是无数热心人先后发动起两次捐款,为我凑够了做手术的费用,将我从死亡边缘拉回来,让我看到了人间大爱,但同时,也经历了最痛彻心扉的背叛。

  当时,我请人将每一笔捐钱都清清楚楚的记录下来,心中发誓,等我有能力时,就将这些钱一笔笔的还回去。

  这每一个账户、每一笔捐款,都在我脑海中记得清清楚楚,如今,再在这里看到,怎能不令我震惊呢。

  03

  “师父师父,昨天有没有发生点什么呀?”我刚上班,实习生小洁就冲进我办公室,小心翼翼的反锁上门,一脸神秘兮兮的问。

  “什么?”

  “哎呀,你就别装糊涂了,我昨天可是都看到了,咱们医院的第一男神林主任送你回家,难道你们……”

  “胡说八道些什么呀,林主任只是顺路捎我一程。”我不悦的打断她。

  “师父,你就别否认了,咱们科室谁不知道你们俩啊,不过我也觉得奇怪,林主任这么好的人,怎么看上冷冰冰的你啊,虽说长得还可以,可一点也不会穿衣打扮,一年四季都穿着长裤长褂,别说裙子,我连短袖都没见你穿过……”

  “郭晓洁,你这么八卦,看来是闲的,应该让小姑姑给你多安排几场相亲。”我一脸不耐烦的打断她喋喋不休的评论。

  “新新姐,我错了,你千万别和我妈说啊,你不知道她那是什么眼光,安排的相亲对象都是什么水平啊,那颜值,要是有我们林主任八成,不,一半,我就知足了。”

  “小洁,你要记住,我和林主任之间只是上下级关系,如果说真有什么牵扯的话,也只是比我大两届的学长而已,你明白吗?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没有什么可是,以后不要乱说——昨天那名伤者的情况怎样了?”

  她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我说的是谁:“你说的3床杜爱花呀,还在昏迷呢,她呀,烧伤太严重了,生命体征都很低,而且她还有严重的贫血和营养不良,身体透支的厉害……”

  小洁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,可是我却没有听清她的话,脑海中,一直回荡着“杜爱花”三个字,每一个字都如同一个重锤,狠狠击打我的头,我一阵眩晕,背后和双臂像被撕掉一般,火辣辣、紧绷绷的疼痛。

  我咬紧嘴唇,不让痛苦溢出,脑海中一遍遍的默念“只是名字相同而已……”

  重症监护室的门被重重的关上,护士走了出去,我看着躺在病床上,全身裹的像木乃伊,插满管子的人,静静的发呆:真的是你吗?

  可是她的脸烧伤严重,又过去了将近二十年,我实在无法从这张模糊的脸上找出记忆中的样子,只是恍惚中,她的身形和记忆中的另一道身影重合了起来。

  瘦小的我艰难的躺在病床上,全身疼痛,尤其是后背双臂,好像被扒了皮的动物一样,疼痛难忍。

  旁边的床上,躺着的是父亲,他已经被烧的血肉模糊。

  大火中,我们躲在窗外的防护栏中,他缩成一个拱形,紧紧的将我护在怀中,承受了整场火灾的肆虐。

  在推进手术室前,他费力的睁开已经模糊的眼,对着我的方向努力的露出一个看不出笑容的笑脸,张了张嘴,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。

  这张狰狞恐怖的笑脸,是他留给我的最后记忆。

  泪眼模糊中,画面晃动,我眼前依然是一张被烈火焚烧过后的面容,只是一直处于昏迷中,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醒来。

  例行检查完后我匆匆离开,重症监护室外,围拢着一群人,有孩子家长、学校老师、闻讯而来的陌生人,还有各个媒体的记者,唯独没有家属。

  我急急的躲过这些人的围堵,心中叹口气,脑海中又想起了小洁所说的关于病人的情况。

  几天前,一所小区幼儿园突然着火,火势很大,没人敢进去,一个班的四五个孩子被困在火海中,而消防车还来不及赶过来。

  正好这时候,这位名叫杜爱花的阿姨经过,奋不顾身的冲进火海中,瘦弱的身子一手抱着一个孩子冲了出来,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,放下孩子又冲了进去。

  她在猛烈的大火中,往返三次,救下了五个孩子,自己却被严重烧伤,被大火烧过的地面上,留下了她一行紧密的血脚印。

  人们不知道她是谁,只从她救人前匆匆丢下的包里看到了她的身份证,知道了“杜爱花”这个名字,这个和那个我寻找了将近二十年的女人相同的、让我又爱又恨的名字。

  “李医生,你来一下。”在公共场合,林琛一直称呼我“李医生”,正如我一直称他“林主任”一样。

  我有些犹豫,那天晚上之后,我一直刻意躲避着他,而他,作为科室主任,想忙,总是许多事能做。

  “林主任,有事吗?”我最终还是踏进了他的办公室,尽量用平淡的语气。

  “知道你不爱看新闻,肯定没看到这些,这个,或许对你有帮助。”他将手机递给我。

  我疑惑的低头去看,他的手机正停在一个新闻页面上,页面正中是一张陈旧的存折的照片,在一排模糊的数字中,50237.56在第一排突兀的出现在我眼前。

  我猛吸一口气,抬头看了一眼林琛,他对我点点头,我慢慢坐下,迫不及待的看起来。

  新闻介绍的是最近大热的因为救人被烧伤的杜爱花的情况,记者不知从哪里找出来她的一张存折,存折上记录着数量不等的钱寄往不同的户头,从二十年前的第一笔,到上个月的最后一笔,时间跨度很大,数额不等,大家都不明白这些钱的去向。

  而在存折的第一页,第一笔寄出的钱就是我所熟悉的那个数字“50237.56”。

  我再往下翻,往后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有一笔不同的钱被寄出,那些账户对别人来说,完全不知缘由,对我来说,却是如此熟悉,因为除了第一笔外,其余的这些账户、这些钱,我也曾经寄出过。

  而这每一笔钱,对于当年正躺在病床上经受痛苦的我来说,都是雪中送炭。

  那年一场大火,让我失去了最爱的父亲,也烧毁了我们所有的财产,在我最无助的时候,是无数热心人先后发动起两次捐款,为我凑够了做手术的费用,将我从死亡边缘拉回来,让我看到了人间大爱,但同时,也经历了最痛彻心扉的背叛。

  当时,我请人将每一笔捐钱都清清楚楚的记录下来,心中发誓,等我有能力时,就将这些钱一笔笔的还回去。

  这每一个账户、每一笔捐款,都在我脑海中记得清清楚楚,如今,再在这里看到,怎能不令我震惊呢。